頭條揭密》普丁君子報仇3年不晚 俄安全局擊垮瓦格納難以善了

頭條揭密》普丁君子報仇3年不晚 俄安全局擊垮瓦格納難以善了

莫斯科有許多市民爲普里戈津(右)與烏特金(左)等瓦格納軍團領導人設置臨時的悼念地點,這對普丁是極大的諷刺。(圖/路透)

曾以揮軍莫斯科向普丁進行兵諫的瓦格納軍團負責人葉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終於遭到報復,與其他數名瓦格納領導人搭乘私人飛機遭到俄羅斯防空導彈擊落。絕大多數人都相信這是普丁報今年6月瓦格納兵諫之恨,未來俄羅斯領導層會有更多光怪陸離的事發生,普丁手段狠毒固然可以震懾下屬,但也將他自己與俄羅斯帶入難以善終的險境。

公私协作阻诈骗 刑事局与国泰金控签订MOU

普里戈津可能被暗殺的消息早在兵諫平息不久後就已傳出,只是普丁表面上冷靜,除了軍事情報界之外,外界對此並未給予重視。6月底烏克蘭局軍情局長基里爾.布達諾夫(Kyrylo Budanov)曾在受訪時表示,瓦格納叛變未遂後,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就已接到刺殺普里戈津的命令,「至於會不會成功?時間會證明一切。」他說,瓦格納是個很有戰鬥力的團隊,因此安全局的刺殺行動不會很快發生。

重生之寵妻

长荣航唱旺:今年优于去年

回到大唐当皇帝 小说

6月底烏克蘭局軍情局長布達諾夫表示,瓦格納叛變未遂後,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就已接到刺殺普里戈津的命令。(圖/

《美股》分析:高盛警告勿赌今年降息;为金融业再爆雷做准备

果然,經過整整2個月縝密的籌劃,事實證明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行動獲得完全成功,除了普里戈津之外與烏特金(Dmitry Utkin)2位瓦格納的創始人之外,還有另外5名瓦格納集團的主要領導人被一網打盡。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竟然只雨2枚防空導彈就完成,令人難以置信。

美國方面也有類似的情報,美國中情局(CIA)局長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在今年的阿斯彭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上曾比喻說:「普丁一向認爲復仇比較適合當冷盤食物」(Putin is someone who generally thinks that revenge is a dish best-served cold.),這意思是普丁深信「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他說,「以我的經驗,普丁是復仇終極信徒,如果普里戈津躲過普丁的報復,我會非常驚訝。」

天降之物

许效舜、NONO访基市府 谢国梁:深化基隆文化观光软实力

經營餐廳的普里戈津在普丁出任莫斯科副市長時與其交好,隨着普丁竄升而掌握權力,後來被戲稱爲普丁的廚子。(圖/美聯社)

7月中美國總統拜登在談到瓦格納兵變時也說,他要提醒普里戈津,雖然你是大廚出身,但還是要留心菜單上的東西。這次普里戈津與瓦格納主要幹部遭全殲,華盛頓低調應對,拜登認爲這顯然與普丁脫不了干係,其他官員則認爲這是瓦格納6月兵變的結果,而且都確信普里戈津的飛機是被導彈擊落的。

普里戈津數天前還在非洲露臉公開招募成員,可能因此讓普丁決定迅速清除瓦格納軍團。(圖/路透)

華盛頓智庫蘭德公司(RAND)的專家山繆.夏瑞普(Samuel Charap)表示,既然普里戈津與瓦格納主要領導人被消滅,瓦格納集團確定會結束。專家們認爲,俄羅斯國防部將吸納一些瓦格納的人員加入俄軍,可能會把他們部署在烏克蘭或其他地方的特種部隊。另外幾名專家則估計,類似瓦格納的僱傭兵軍團還會繼續在非洲行動,但集團領導人會非常神秘地保持低調。

不過,研究俄羅斯的專家、前美國國安會官員艾瑞克.格林(Eric Green)表示,失去了普里戈津,俄羅斯很難在非洲投射力量,「普里戈津雖然面目可憎,但他確實有管理能力和領導魅力。」在普里戈津遇刺後,瓦格納成員在位於俄羅斯聖彼得堡瓦格納集團總部大樓點亮一個巨大的十字架悼念他與其他瓦格納領導人,總部附近有許多民衆放置鮮花、蠟燭及瓦格納徽章,自發性地舉行悼念活動,這對目前普丁統治集團來說相當刺眼,這當然也會影響普丁的權威。如果賣命的結果是這種下場,反而會讓普丁處於無可退讓或妥協的危險之中,任何一個有一點實力的人物,在完全不可能被包容的情況下只會被迫以最極端的方式來處理與普丁之間的矛盾。

普里戈津遇刺後,俄羅斯聖彼得堡瓦格納集團總部大樓附近有許多民衆放置鮮花、蠟燭及瓦格納徽章悼念其領導成員遇難。(圖/美聯社)

《产业》二阶离岸风电首座 海能风电取得商业运转许可

时空之恋-FINAL AGE

有趣的是,網路上許多討論普丁與普里戈津關係時喜歡拿蔣介石與楊虎城在西安事變後的關係來做對比,雖然多數人都同意「造反沒有造一半的道理」,但兵諫仍是史不絕書。1936年的西安事變和平結束後,蔣介石放了楊虎城出國以展示寬容大度,如果楊虎城不回國,蔣介石可能就像對張學良一樣留他一條命。但是後來楊虎城密返國尋求復出而遭逮捕,國民政府撤退至臺灣前,楊與家人才被軍統局殺害。

如果6月兵諫之後,普里戈津交出兵權退出政治,普丁或許有可能留他一命,但是近期他又公開招兵買馬,讓普丁產生危機感。(圖/美聯社)

因此,如果兵諫之後,普里戈津交出兵權退出政治,坐擁大量財富當富豪寓公,普丁或許有可能留他一命。但是近期他又公開發布視頻招兵買馬擴大瓦格納軍團實力,讓普丁產生危機感,就算普丁能暫時能容他,普丁周圍與普里戈津有矛盾的人也會不斷影響普丁,甚至可能私自下令刺殺普里戈津迫使普丁接受既定事實。而不論是哪一種情況,普丁個人權威將受更大影響,其幕僚也會愈來愈難以掌控。現在普里戈津被殺,普丁個人權威反而更加危殆,烏克蘭戰場形勢將會加速其極權統治的垮臺。